人类的精神共鸣在球场也在剧院!

。而对于普通观众而言,音乐和体育也是一种无言的交流方式,它们都能跨越山海,

今天就与大家分享几个古典音乐与足球运动碰撞的经典时刻。(当然还有更多更多经典瞬间,欢迎在评论补充!)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决赛前夕,在意大利罗马一场慈善晚会上,三位男高音帕瓦罗蒂、多明戈和卡雷拉斯首次同台演出,充满感情地演唱了《今夜无人入睡》,触动数百万观众的心。此后正式开启了“三大男高音”的黄金时代,同台演出也在1994、1998和2002年的世界杯期间上演,一度成为世界杯“传统”。普契尼的歌剧也在1990年冲上流行榜单,被世人熟知。

2021年欧洲杯开幕式上,意大利盲人歌唱家波切利登台献唱《今夜无人入睡》,旋律响起的瞬间好似为即将到来的比赛注入灵魂。

著名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也是一名足球狂热者,他曾言“足球是大众的芭蕾”,是列宁格勒的泽尼特队(现在是圣彼得堡泽尼特队)的超级粉丝。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的教学工作之余,他会专门去看泽尼特队的比赛,还曾在报纸上写下过好几篇关于足球比赛的文章。1966年他曾计划前往英国看世界杯,然而一场严重的心脏病让他只得在莫斯科医院的病床上观看了由列夫·雅辛带领的苏联队闯进半决赛。

23岁那年他写下的第一部芭蕾作品《黄金时代》(1920年)便与足球有关。这部讲述了苏联足球队在西方国家比赛的故事,国际竞争因对运动的共同热爱而平息。

举办一场足球友谊赛是乐团常见的休闲娱乐方式。每年夏天,许多欧洲乐团一定会组织几场足球友谊赛来放松身心。在乐团在华巡演期间,吴氏策划也曾为乐团安排足球友谊赛作为外展活动,既充实巡演旅途,也加深乐团在音乐厅外与我国音乐家及乐迷观众的友情。

2022年夏天,正在萨尔茨堡艺术节演出的维也纳爱乐乐团与西东合集交响乐团进行了一场友谊足球赛,维也纳爱乐乐团足球队以5-2胜出。场外“观众”为自己的球队热烈助威,还自带伴奏。

2021年6月,乘着欧洲杯的兴头,维也纳爱乐乐团与维也纳交响乐团举办足球比赛,最终5:0收场,两个乐团都表示期待明年再战。

2018年维也纳爱乐乐团中国巡演期间,在广州站的演出之余,与“星海联队”完成一次友谊比赛。维也纳爱乐足球队队长、圆号演奏家Ronald Janezic赛后与吴氏策划巡演经理分享到:“乐团有自己的球队,平时有时间也会聚在一起踢踢球,今天大家算是正常发挥,对手训练有素,看起来准备充足!”而在说到平时最喜欢哪支球队的问题时,艺术家们非常一致地回答:“当然是我们自己的球队!”

2017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中国巡演之际,恰逢柏林爱乐乐团应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之邀赴上海举办音乐会,两支德奥交响劲旅齐聚上海,并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大力支持与吴氏策划的协调下,与上海音乐界同仁以“足球联谊赛”的方式上演了一场“巅峰对决”。

亨德尔的《牧师扎多克》可以说是足球界最知名的古典音乐之一。该曲曾在1727年英国国王乔治二世和皇后登基时演奏,每逢重大仪式都会演奏这首乐曲,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加冕仪式上也曾响起。

1992年,它被选中成为欧冠主题曲,改编后成为《冠军联赛》,每个比赛日开赛前3分钟都会演奏主题曲。由英国作曲家托尼·布里顿改编的歌词中,包含了以英语、法语和德语三种欧冠官方语言的“冠军”短语。

九十年代,人们在文献中发现了一个铁杆球迷——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他曾写下一首关于足球的音乐,虽然并不是他的代表作,甚至2010年以前几乎从未演奏过,但却是一首“球迷圣歌”。作为伍尔弗汉普顿流浪足球俱乐部(“狼队”)的超级粉丝,埃尔加几乎不曾落下一场狼队比赛。

1898年2月的一场比赛后,埃尔加读到了一篇关于狼队中锋如何进攻的报道。报道中有这样一句话“He banged the leather for goal,给予球迷埃尔加灵感,随后他便把这句话做成了音乐。

音乐家中的铁杆球迷真的不少,土耳其作曲家卡姆兰·恩斯也是一位。他曾写下一部足球交响曲——加拉塔萨雷交响曲(2005年),为纪念土耳其最重要的足球俱乐部”加拉塔萨雷”成立一百周年而作。卡姆兰·恩斯在作品中描绘了足球俱乐部1905年成立,经历奥斯曼帝国灭亡土耳其诞生,再于21世纪走向辉煌的过程。作曲家将这段辉煌的故事转化为情感浓郁的音符,编织在乐谱中,用音乐演奏土耳其体育传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