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欧洲篮球信仰 平日联赛为伴到哪里都像回家

西班牙男足在南非登顶,而在土耳其结束的篮球世锦赛上有四支欧洲球队闯入六强。即便足球仍旧是他们的第一运动,但篮球在这片土地上的受欢迎程度正在不断走高……

再来看看立陶宛男篮,当他们在土耳其以五连胜的战绩闯入淘汰赛,立陶宛国内便悄然成为一片绿色的海洋……

然而对欧洲各国人来说,篮球的意义又各不相同,尤其是在立陶宛,篮球已不止单纯的“竞技项目”这么简单。

在伊斯坦布尔,立陶宛男篮球员不需要导游,该队小前锋贾赛迪斯上赛季效力于这里的加拉塔萨雷俱乐部,对当地的环境可谓了如指掌。无论是队友们想去旅游景点逛逛,还是去大巴扎淘宝,或者随便找家不错的咖啡馆歇歇脚,他们都能从贾赛迪斯那里得到帮助。

“我到伊斯坦布尔就跟回到家一样,想打听什么情况尽管开口,我可以告诉你哪里好玩,哪里有好吃的。”贾赛迪斯笑着说。在伊斯坦布尔这样一座漫无边际的大城市,有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队友也是一种福分,否则一个人贸然上街,很可能绕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同大多数参赛球队一样,立陶宛队住在五星级的波拉特酒店,该队的球衣赞助商也为全队安排过一次马尔马拉海观光游,但许多球员都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在一次训练后,立陶宛球员们不愿立即返回酒店,而是商定去集体观光,贾赛迪斯自然义不容辞地成了领队兼导游。

“许多人第一次来到伊斯坦布尔都会被吓一跳。”贾赛迪斯说,“这是一座超大的城市,居民众多、街道复杂,堵车问题尤其严重。就人口而言,伊斯坦布尔是世界第五大城市,不过我在这里打球时住在球馆和机场附近,那里相对安静一些,交通状况也比较好。”

立陶宛主帅克姆祖拉对伊斯坦布尔也不陌生,这里的贝西科塔斯俱乐部正是他八年前开始教练生涯的地方。克姆祖拉对有心在伊斯坦布尔观光的球员给出的建议是步行游览,留意大街小巷的细节,他把这座城市称作“蜂巢”和“蚁穴”,还有“最不像欧洲的欧洲城市”。

上赛季贾赛迪斯在伊斯坦布尔打球的时候,对这里的交通感触颇多,他经常乘出租车去训练,有时候遇上加拉塔萨雷和贝西科塔斯的“同城德比”,还要坐渡轮横穿博斯普鲁斯海峡去球馆。贾赛迪斯说:“伊斯坦布尔的司机个个都觉得自己是迈克尔·舒马赫,他们开车开得很猛,对交通标志基本上熟视无睹。”

好在大多数世锦赛参赛球员都不用以身犯险地体验伊斯坦布尔司机有多疯狂,他们训练和比赛时乘坐的都是主办方安排的白色大巴,还有。由于波拉特酒店一楼的健身房设施齐全,有游泳池和桑拿房,一些球队索性选择不去球馆训练,而是在酒店里就地解决。

从酒店房间望出去,博斯普鲁斯海峡和穿行其间的大小船只历历在目,可惜球员们除了睡觉以外,很少有时间呆在房间里欣赏美景。一楼的健身房和八楼的理疗室是球员们常去的地方,他们可以在理疗室接受按摩和电击治疗,立陶宛队医布泽利斯表示,这里已经基本满足了该队的训练和治疗要求。

波拉特酒店不仅有海景和训练设施,他们提供的床铺、食物和比赛录像研究设备也让参赛球队感到满意。立陶宛男篮新闻官库尼格利斯说:“我们的居住环境很不错,房间宽敞,身材高大的球员也可以住得很舒服。这么说吧,酒店的环境完全配得上世锦赛这样的顶级赛事。”

“通常情况下,篮球运动员都是些随遇而安的人。”库尼格利斯接着说,“他们对酒店的名称和星级没什么偏好,最重要的是一些基本的条件,比如有没有大号的床铺、电视频道丰富与否,食物是否好吃等。只要能达到这些要求,我们的球员就会感到满意。”

淘汰赛开始时,共有14支球队住在波拉特酒店,只有东道主土耳其和美国队住在其他酒店。每支球队分居不同楼层,随着比赛的进行,不断有被淘汰的球队离开。贾赛迪斯表示:“我们都很喜欢这家酒店,也想在伊斯坦布尔多玩几天,希望我们能成为最后搬走的球队。”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